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就去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85160|回复: 110

身体写作30年,记录我的情色之旅  作者: 全部老实交待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11-12 19:55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u=810868648,2943754443&fm=21&gp=0.jpg
u=3040565906,2151239602&fm=21&gp=0.jpg
前言
  人生风风雨雨已过一半,每每回忆起来,不禁感慨良多。一路走来,颇多曲折,工作、生活、情感……曾欲深藏心底,但又压抑非常,不吐不快。看了诸多涯友的帖子,终于老夫聊发少年狂,开始整理历年记录,帖于天涯,不料一而再地被删,或因涉及敏感话题,或因超过尺度,或因……
  我一直认为,性是爱的极致,性的和谐最能反映情的融洽,所以,建立在情之上的性,是干净的、美妙的、不可或缺的。
  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男人对女人的爱,往往是从色开始的。男人由色而情,女人由情而色,天性如此。
  今年8月份帖子被删,一年多的心血付之东流,心中颇为遗憾,本不想继续写了,但众多涯友给我站内信,希望能看到我的后续,希望我能继续写下去,言辞之切,不容我停笔,乃今天再次整理发帖,希望版主能手下留情,如有超过尺度之处,请预先告知,我会尽量修正的。
  最后申明:本帖为纯小说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,请勿胡乱猜测。
  引子:
  滚滚长江东逝水,
  淘尽芸芸众生,
  青春岁月转头空。
  江山依旧在,
  神马都浮云。
  白发渔樵江渚上,
  惯看秋月春风,
  一壶浊酒喜相逢。
  多少风流事,
  都付笑谈中。
  话说天下芸芸众生,终日起早贪黑,劳累奔波,不过都是为了两个字:“食”和“色”。 “食”虽排在第一位,却是最容易解决的,一日不过三餐,每餐不过两碗,“色”才是最难满足者。饥寒起盗心,饱暖思淫欲,不饿了,不冷了,胯下那话儿就蠢蠢欲动了。“色”字也,乃是“巴”上一把“刀”,可见“色”路江湖之险。蝼蚁众生,为情所困者多,争风吃醋、拳脚相向、舍身搏命者比比皆是,更有那多少豪杰英雄,仗剑于万马丛中,往来驰骋,都未曾倒下,却在石榴裙下一败涂地,可见古人说得至真至理。有道是:
  二八佳人体似酥,
  腰间仗剑斩愚夫,
  虽然未见人头落,
  却教君身骨髓枯。
  又说茫茫宇宙中,有一位地球籍人士,生于东胜神洲,长于江南平原,自幼穷困,因不甘现状,发奋苦读圣贤之书,初得发迹,竟也沉沦在花前月下,迷醉于牡丹花中。因时道艰难,不得已漂泊东西,流落南北,忙里偷闲,自诩尝遍华夏春色。某日游至某地,遇一老者,奇形怪状,自谓火星人,将一奇书交与,谓其灵性已至,嘱其仔细研读,必有所获。乃携回“情思园”里,在那“风月林”中,苦读经年,将火星文翻译成地球文,遍阅十次,修改百番,感叹良多,终大彻大悟。忽一日想到芸芸众生,仍在为情所扰,为色所困,终不忍独善其身,乃将火星文重新修改,以第一人称,假地球籍,发于海角天涯,期启发众生,平心静欲,也算“胜造七级浮屠也”。然火星文功底有限,其中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处,翻译不甚传神,还望诸生谅解。
  日期:2013-10-19 11:09:55
  第一章 初恋
  洒家自报家门。
  本人男,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姓秦名录,1967年底生于江南,1982年初中毕业,考进县一中读书,时年15岁。
  我所在初中那年一同考进县一中的只有3个人,两男一女,那个女同学初中和我同班,姓童,个子高高大大,1米62左右,丰满型身材。
  初中同窗数年,很少注意她,几乎很少说话,一个原因是她的成绩并不是很好,另一个原因是,她家是城镇户口,即所谓街上人,那时街上人对农村人有很强烈的心理优势,学校里农村户口的学生和城镇户口的学生分成明显的两帮,很少产生交集。当时只知道她父亲是乡卫生院的院长。
  进高中后,我们又分在同一个班,仍然很少说话。我是农村出身,自尊心贼强,决不会放下身段主动去巴结那些街上人,也很瞧不起那些讨好街上人的农村学生。
  那时上课是每周五天半,每到星期六下午,同学们大部分都会回家。从县城到我们乡大约有30华里路,那时我们乡在县一中读书的学生总共有二十人左右,其中大部分是农村人,所以每到周末,大伙都会结伴走路回家,而另外几个学生家在街道上,他们是不屑于走路的,一般都会花上一毛钱坐公共汽车回家。
  有一个周末,放学后,我们一群农村孩子照例嘻嘻哈哈地在路上走着,忽然有一个同学高声宣布了一个重大新闻:童刚才在县汽车站碰到每个同学都会问见到我没有?于是大家就这件事取笑、议论起来,议论的结果一致是:童肯定是看上我了!然后大家继续引申开来,说些道听途说得来的那些男女间的秘密,呵呵,其实那时大家都不懂,还处于情窦初开、非常好奇的年龄,和现在的高中学生比起来,那时的高中学生简直是性盲。
  伙伴们的嘻笑,我并没当回事,只是觉得很不好意思,大家继续在打打闹闹中前行。
  那时的我,对男女之事只略知一二,知道男女有别,男同学和女同学关系好,肯定不正常,父母亲会骂、老师也会批评、大人们会另眼相看,总之不是好事,然而又总是控制不住自己,想对漂亮的女同学多看几眼。
  呵呵。
   第二个星期六上午,第三节课下课后,我去了趟厕所,出来时看到她站在厕所门不远处的过道上,我走过时,她突然递给我一张纸,我紧张得要命,赶紧收起来回到座位上。
  趁老师不注意,我把那张纸拿出来看了看,原来是一张车票,是从县城到我们乡街道汽车站的,我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  放学后,我磨磨蹭蹭地在宿舍里呆了很久,拖延时间,待大伙都走后,我才离开宿舍,走到校门口,远远地看见她在前面等着,她看见了我,就转过身慢慢往前走。
  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走着,到了汽车站,上了车。虽然我们的座位相邻,但一直到终点站,我们都没有说一句话,也没有互相看一眼。一路上我的心情真是复杂啊,莫名其妙的兴奋,又莫名其妙的紧张,如同牺牲品走向神圣的祭坛,我想,她的心情应该和我差不多吧?
  那次以后,每到周末她都会给我买汽车票,然后偷偷塞给我。次数多了,我也不好意思,便节省本来就少得可怜的生活费,要给她车票钱,可她总是不要。
  后来我们在路上开始说话了,但都非常严肃认真,没有半点笑容。她有时会偷偷递纸条给我,记得有一次,她在纸条上告诉我:按她平时的成绩,本来是考不上县一中的,但因为我的成绩实在太好了,她只有勤奋学习,终于如愿以偿跟着考进了一中。
  呵呵……
  高二的时候,又一个周末,我们一同坐汽车回家。我们相邻坐着,我坐在她的左边,我们都眼望前方,目不斜视。我偷偷看了一下她,看到她的左手放在左腿膝盖上,感觉那手真好看啊,又白又嫩的!那一刻我忽然色胆包天,产生了想摸一下的非常强烈的愿望!趁着车颠簸的那一瞬,我假装没有坐稳,伸出右手猛地抓住了她的左手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