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就去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2346|回复: 104

她们同时怀了我的孩子  作者: 王无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12-10 19:13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
  去年那天,感冒很重,打了吊瓶,却不见好转,机票已经定了,而且要办的这件事比较棘手,为了避人耳目,我没有让司机送行,我一个人强打精神打车去了龙嘉机场。
  路上那个该死的出租车司机为了省钱,不开空调,一直开着窗,热风不断灌进来,我的感冒因此加重了。
  到了机场,我去办理登机手续,机场小姐却礼貌地告诉我,对不起,您乘坐的飞机已经起飞了。我明明记得那个售票的告诉我是一点半的飞机,他妈的,怎么改十二点半了?
  仔细看票,果然是起飞时间是十二点半,别无他法,只好改签第二天一大早的飞机。

  我盘算着,回吉林市,路程远,明天还要起早打车过来,一想起打车,就气不打一处来,算了,还是去长春,路途近,赶紧找一家宾馆住下,我浑身无力,关节酸痛,现在迫切需要一张床躺下休息,长春路途近,明天不会误机。
  就因为这番阴差阳错,我遇见了她。像宿命。
  到了长春,买了一盒敢宁,药店的售货员推荐的,吃下一片,就近找了一家酒店躺下,脑子昏沉沉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,醒来的时候,被子里一片濡湿,捂出了一身汗,看看时间,已经晚上十点多,感觉好多了,这药确实霸道,比打吊瓶强多了。
  这时,我听见隔壁传来女的呻吟声,打量一下房间,原来这时尚酒店的窗户和墙壁的连接处有一个较大的缝隙,声音就从这里传过来,那女的还说,你怎么这么猛啊,男的没应声,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,我猜是一个肉体在拍打另一个肉体,一阵疯狂,终于没了动静。
  我下楼吃了碗面,胃里有了热气,感觉身体变轻了许多,于是上楼继续休息。
  我把手机定了闹钟。第二天一早,还没等闹钟响起,我就起来了,都是误机把我闹的。我感觉感冒已经好了,神清气爽,洗了把脸,结账走人。那时,我还没有感觉到,我折腾来折腾去,是在赴一个约会。


日期:2010-03-28 21:48:16

  这次我没有打车去机场,而是选择到航空中心坐早班大巴。坐下不久,就上来一个年轻女孩,个子很高,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,走到我身边,问我,这有人吗?我回答,没人。可能是昨天到今天一直没有说话的原因,说话时我的嗓子发粘,吐字不清晰,我自己都没听清楚,果然她也没听清,拖着行李箱欲向后走,我清了一下嗓子,再次说,没人。这次她听清了,笑了一下。把行李箱安顿好,她坐在了我的身边,还长出了一口气,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。

  我回头看看,四周都是空座。
  她掏出了个小镜子照来照去,不时揉眼角,打哈欠,估计是刚睡醒,而且还没来得及洗脸,我观察她的时候,觉得她也在用眼角的余光观察我。
  机场大巴启动了,车窗外的景物就动了起来,我望向窗外,看了一会,转过头的时候,正好迎着她的目光,对视了一下,她的目光有些不安,马上望向了窗外。
  大巴快速行驶起来。
  这个女孩可能是起得太早,不一会就睡着了,车子摇来晃去,她的头渐渐靠在了我的肩膀上。

  她睡得很香,我把左肩膀放低,以便她睡得更舒服一些,如果当时你看见我,一定会觉得可笑,我歪着身子,而且必须保持着这个奇怪的姿势,一动也不能动。她烫了头发,就是这几年间风行的发式,有些夸张,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,我可以闻到一股很好闻的发香。
  她穿着一件似乎是粉色的衣服,这个我记不清了,但是她胸前一对饱满的乳房呼之欲出的样子却让我印象深刻。
  我的肩膀有些酸痛,可能是保持这个姿势时间太久的缘故,我想动一动。我慢慢放松了紧张的身体,心情也随之放松下来,我甚至把头放在了她的头上,闭上了眼睛。
  大巴行驶在去往机场的高速公路上,我们闭着眼睛依偎在一起,身体随着车体摇晃,我的内心一片宁静,和她像一对熟悉已久的情侣。
  机场收费站到了,大巴减速,停下来的时候车身一耸,她醒了过来。

  她迅速和我分离,有些慌张,说,不好意思。我说,没关系。
  过了一会,她又说,谢谢你。并不看我。
  我只好再说一遍,没关系。
  我突然想到,说不定我们飞往同一个目的地呢,当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,我觉得我有必要和她继续交谈下去,就问,你去哪?
  她说,贵州。你呢?
  青岛。

  我们同时哦了一声,似乎都饱含着遗憾。在这一刻,彼此都期望着飞往的是同一个目的地吧。
  你多大了?我问。
  二十。
  你是学生?
  是啊,大二了。你呢?
  三十五,你该叫我叔叔。我一本正经地说。

  她嘻嘻笑着,说,你看起来不像,最多二十七八。
  她这么说让我感觉很舒服。
  龙嘉机场的收费站到候机厅很近,说话的工夫,大巴就停在了门前,车上的人纷纷站起准备下车。
  她没有动,我也没有动。她说,这么快就到了呀。
  我手里摆弄着手机,欲言又止,半天,说,能不能给叔叔留个电话?

  她说,好啊。
  她说出了一串手机号码,我用手机记下,按下拨出键,她的手机响起了一阵悦耳的铃声,她读了一遍我的手机号码,然后挂掉,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操作,把我的号码保存在手机里。
  下车时,她走在我的前面,我打量了她一下,她个子确实很高,大概有一米七,个子高的人身材都不错,她也不例外。
  因为都要赶飞机,我们下车互道再见,在候机厅前分开旅行。
  安检之前,我查看了一下飞往贵州的航班,并没有直达航班,需要到北京转机,而且她起飞的时间与我几乎相同。我到青岛的时候,估计她也到了北京,就发了一个短信:到北京了吗?
  她在落地时果然开了手机,因为一分钟之后,就收到了她的回复:呵呵,到了,你也到了吧。

  旅行愉快。我想,简短的问候足矣,太多或者太过于亲昵的话语往往适得其反。
  呵呵,你也是。
  简短的问候,一种不易察觉的默契在迅速达成。

日期:2010-03-28 21:57:56

  到了青岛,大庆来接我,恭恭敬敬,和当年一样。他还带了两个不认识的年轻人,都穿着黑色的体恤衫,见了我,大庆说:叫三哥。这两个人就齐刷刷地叫了一声三哥。我就明白了。
  在这里啰嗦几句大庆。
  大庆个子高,一米八几,十年前在吉林市大东门的红云城当门僮。这个饭店前年黄掉了,当年很火,每次经过那个地方,我都会想起那个穿着红色礼服大衣的农村小伙,戴个高高的帽子,大衣上都是黄色的带子,给进出的客人开门。九八年那会儿,大家都没什么钱,不过消费起来一个比一个能装,动不动就给小费,可能是当时看香港电影看多了。大庆碰见常来的大手儿,殷勤地带路,安排包房,大哥长大哥短地叫着,这帮家伙就一百一百地给,那时我就是这帮傻 B 中的一员。

  有一次,大庆在走廊被一个喝醉酒的人打了,躺在了地上,一帮人围着看,那小子骂骂咧咧地想走,正好我叼着烟从厕所出来,撞了个满怀,当时我一定是喝多了,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刚打了人,我一把就揪住他的脖领子,把他按在墙上,把烟戳在他的眼前,大喝一声,C 你 妈,你瞎了!
  那厮居然被我这一声大喝吓蒙了,半天不敢说话。我回头看了一眼,旁边一堆人,地上还躺了一个,我脑袋一阵迷糊,就又大喝一声:怎么回事?
  那厮居然说,大哥,放了我吧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