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就去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楼主: 樵夫

离婚之后的随性生活  作者: 情色梦空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9-27 12:5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然后,她又将一个鸡腿送到我嘴边,笑道:“好弟弟,吃吧。”
  “谁是你弟弟?”我嗔笑道。
  “你不是口口声声叫我‘大姐’吗?”她咬了一口鸡腿。
  我也吃了一口鸡肉,“大姐,你一笑挺美的。”
  “不笑就不美吗?”
  “不是……只是板着脸,让人有点害怕。”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看起来她心花怒放,阴霾已经消散了。

  “一个人开开心心地活着多好。大姐,无论遇到什么难事,都要微笑面对。自己给自己信心、勇气,生活中没哪个坎迈不过去。”
  “我知道了。躺在床上想了一整天,我想通了。”她喝了口牛奶。“我得自强自立,不靠男人而活。”
  “这就对了。女人不要做男人的附属品,要做独立的人。”
  她拿来碗筷,捞出一点面条,“我吃这点面条,其余的你吃。”
  吃过东西,我打扫了一下卫生,“大姐,我来给你上药。”
  “我先得洗澡。”她进了卧室。我坐了一阵,听见她叫我,我才进了房。

  “大姐,伤好多了。”我小心地涂着药水。她依然是昨晚的那种装扮,半透明的睡衣,将她的身子半隐半现,让人顿生邪念。
  “是啊。你带钱来了吗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“想赖账?”
  “我知道大姐逗我玩的。”

  “你真是自信,怪不得你的公司红红火火。”
  “大姐撞我的车,本不是为了钱;大姐也不缺钱。看得出大姐心地好,不是趁机敲诈的人。所以我断定大姐不会要我的钱。我不是吝啬几个钱,万一大姐有什么困难,我会毫不犹豫地帮助你。”我给她的大腿的伤处涂着药,眼睛却落在了她的三寸萋萋芳草地。
  “陪陪姐好吗?”
  “我洗洗,不然一身汗臭熏着大姐可了不得。”
  “贫嘴。”她笑了,“内裤我给你洗好了,就在浴巾上面。”

  冲了澡,我内裤也没穿,裹着浴巾就上了床。
  她躺进我的怀里,我们很自然地亲吻,抚摸,然后除掉身上的遮拦之物,赤裸相拥,然后融为一体……
  销魂蚀骨的激情过后,我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大汗淋漓。
  “刚弟,你太神猛了。真是年轻好啊。”
  “娜姐,你也正当年啊,如狼似虎的。”
  “讨厌……”
日期:2011-08-12 08:02:51

  旷男怨女,干柴烈火。
  我和栾娜的性爱之旅拉开了序幕,而且一发不可收。
  不仅晚上,有时连中午,我们也粘在一起,享受日与被日的欢乐。
  栾娜有过两段婚姻,第一次婚姻有七年之久,但遭遇七年之痒,痛苦分手;三十岁又遇到了“真命天子”,这是个有钱的男人,对她百依百顺,爱得难分难解。不料这也是个花心的男人,一遇上花样漂亮的小女孩就移情别恋了,带着女孩跑了。
  丰富的“阅历”,让她掌握了不少的性爱技巧,她对我倾囊相授,令我大开眼界,乐此不疲。
  钻子警告我,“金刚,玩玩可以,千万不要用情太深。姐弟恋,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我们只是‘炮友’,相互取暖,相互慰藉而已。”
  钻子、钊子、板子,他们几个无一例外地都有情人。家花没有野花香,男人有钱就变坏,这话说到点子上去了。
  有了栾娜,我的性饥渴得到了解决,我的心里已没有了李敏的影子,也很少跟赵燕约会了。
  几个月过去,栾娜跟我说,她的第一任老公又找上了她,希望和她复婚。

  “你自己怎么想的?”
  “就是儿子的苦苦哀求,让我方寸大乱。”
  “如果你们没有什么不可调解的矛盾,为了儿子,就复婚吧。经过了一些年,可能大家都懂得彼此珍惜了。”
  “刚弟,谢谢你。”
  “一个人一生一世,除了自己的幸福,更多地是为了儿女的幸福。如今我做父亲,为了儿女我可以舍弃一切。”
  “我们还可以做姐弟吗?”
  “永远可以是姐弟。”
 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,栾娜和前夫复了婚,我送了两万作为贺礼。

  从此,我又重新轮回到青黄不接、饥渴难耐的境地。
日期:2011-08-13 08:59:11

  离高考越来越近,尚云的复习越来越紧张,我又请了个保姆后,便送尚云去补习学校,让她心无旁鹜地搞两个月复习。
  彬彬和倩倩已经对尚云有了依恋,,舍不得她去学校。

  “彬彬、倩倩,小云阿姨跟你们一样,也要上学,考大学。”我说。
  “阿姨晚上不能回家吗?”
  “不能,阿姨要搞学习。”
  “那我们跟谁玩呀?”

  “倩倩跟哥哥玩好了。看动画片,玩游戏。”
  “没意思,爸爸又不会讲故事。”
  “爸爸学着给你讲故事,倩倩听话。老师说了,听话才是好孩子。”
  “小云阿姨,我们会想你的。”
  妈妈有些埋怨我,“你姐的意思是让小云做你的老婆,我也很满意她。可你却送她读什么书,万一她上了大学,还会回来吗?”
  “妈,我也喜欢小云,所以想让她上大学。如果她读了大学,找到了更合适的人,只能说我和她没缘份。缘分是天注定,怎么能强求?”

  “你呀……”妈叹了一口气,“即便她读完大学回来,也得三四年之后,你都三十了。”
  “那又怎么啦?反正你孙子、孙女都有了,还愁什么?”
  没过一个星期,尚云又搬回家住。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反正在学校里晚上也是自习,还不如在家好。”我想她是放心不下彬彬和倩倩。
  彬彬和倩倩高兴得手舞足蹈,吃过晚饭就缠着尚云讲故事。
  “你们不能老缠着阿姨啊,不然爸就送阿姨回学校。”
  “不要紧,讲讲故事担误不了复习。”尚云笑道。
  我每天起床早多了,开车送尚云去学校。
  “刚哥,不要送,只有四五里路,跑跑步还锻炼身体呢。”
  “锻炼个屁,一路跑下来,出一身汗,一天都难受,还搞什么学习。”

  “我快走也行。”
  “别说了,我每天送你。”
  “我欠你又多了。”
  “那就考上大学回报我好了。”
  尚云不说话了。我笑道:“不是给施压力啦,只要努力了,结果并不重要。”
  “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日期:2011-08-13 09:01:38

  新来的保姆胡凤梅跟我年纪相仿,有两个女儿,大的四岁,小的才一岁多。家里困难,所以才抛下孩子,和丈夫一起进城来打工,丈夫小赖在建筑工地做钢筋工。
  胡凤梅并不漂亮,少言寡语,但做事勤快,手脚麻利,是个老实忠诚之人。没事的时候就做鞋垫,鞋垫的花色特别漂亮。他送了我两双,我一直舍不得垫在鞋里,踩在脚下。做多了,我就拿到赵燕的店子里代卖,一双十块钱。来买烟酒的很多都被漂亮的鞋垫吸引了,所以供不应求。
  她老公小赖不常来我家,即使来了也是和老婆说说话就走。胡凤梅有时晚上也出去,我估计是去找老公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