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就去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楼主: 樵夫

离婚之后的随性生活  作者: 情色梦空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9-27 12:56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赵燕也太没有眼光,你这样的男人不要,偏偏找上孙荃这样的倒霉男人。”
  “早知今日,那有当初。谁想得到吗?真TMD!”我嘴里骂着,其实是有点心疼赵燕。

  从此我的心里多了一份牵挂。也许是男人的通病,对于初恋总留有剪不断的关怀与挂念。
  自从和李敏结婚后,我的心里就将赵燕扫地出门了。这次一见,我的心乱了。她真是蠢,将我视为草芥,根本就不想想调皮的人都是聪明人,往往是有出息的人。可是十四五岁的人谁又能想到这些?
  孙荃这个男人不错,遭遇如此大的打击,没有沉沦,而是认认真真地学起了电器修理。
  第二年,我在城里租了两间小门面,合成一个大门面,送给了赵燕,一边作电器修理,一边作烟酒商店,让他们从此有了生活的来源。
  开业的那天,赵燕做了几个菜,请我和钻子吃晚饭。孙荃给我倒上酒,有些期期艾艾地说:“金总,我治病,是你拿的钱;我们开店,又是你充的本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还你……”

  “这个慢慢来吧,不急,你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。我开公司,也是别人的支持才有今天的局面,单靠自己恐怕只糊得嘴巴。再说我们班五十个同学,暂时也就你们困难多一些,同学们都心疼赵燕。可真正能帮上点忙的又只有我了。”
  钻子喝了口酒,“金刚是最讲义气的人,也是把钱看得很淡的人。他帮过的人不少,从来就不计较回报。为了这个店子,他可是想了很多办法,跑了不少路,找了不少人。不用担心,你们的烟酒生意肯定不会差。”
  “多谢你们两位兄弟,没有你们帮忙,我们家真不知成什么样子。”
  虽然李敏成天迷在牌桌上,但这件事她还是知道了。我们两人之间又吵了一架,她不是怨我帮了别人,而是对我为初恋情人的事如此用心她很不放心,很有意见,很不舒服。
  无论我怎么说明情况,发誓我的所作所为没有任何企图和阴谋,她还是整整一个星期没让我履行老公的职责。直到我忿忿地说:“你是想无事要闹出有事来是吧?我本来对赵燕没有任何想法,你硬要逼我和赵燕来点什么是不是?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蠢东西?”她才开了窍,与我共享鱼水之欢。

  没想到她居然能捕捉到我和赵燕第一次开房的信息,而且来得那么迅速,一场好事让她扰黄了。
  日期:2011-08-10 07:38:08
  好多天,我没去赵燕的店里,实在是不知怎么跟她说家庭的变故。
  她打了个电话给我,大概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打的。“金刚,真的很对不起……”
  “赵燕,这不关你的事。我和李敏迟早是要离的,磕磕拌拌好几年了,又是吵嘴又是打架,乌烟瘴气的。这样更好,早离婚早解脱。你不要什么心理负担,我的生活过得很好。”

  说生活过得好那是假话,虽说无嘴可吵、无架可打了,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,有些怅然若失。一种烦心放下了,另一种烦心又涌上了心头。
  最寂寞的是夜晚,上了床没有了可以说话的人,可以拥抱的人,可以亲热的人,对于一个年轻力壮、正值性欲强劲的男人来说,既残酷又痛苦。或是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;或是午夜梦回,胡思乱想。而清晨醒来,一定是性致勃发,一柱擎天。硬得蛋疼,却无处发泄,如笼中的困兽一般。
  李敏自从离婚后,就再没有和我见过面,仿佛一下子从我的生活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彬彬似乎无所谓,倩倩却老是说起妈妈。这个狠心的婆娘,一走了之,居然连儿子女儿都不过问一声了。
  小舅子李强还在我公司里开车,我不得不向他打听消息——因为我不想打她的手机。
  “李强,你姐TMD干什么去了?”

  “姐夫,是不是想我姐了?”
  “我想她干嘛,是倩倩想妈妈。你姐真是冷酷,连儿女都不过问了。”
  “姐夫,哪有妈妈不想儿女的?不过,我在家两头黑,实在不知道她在干什么。”
  不久,有消息传来,李敏跟人跑了,跟她的前男朋友陈林——也就是被我吓得屁滚尿流的那个蠢宝跑了,跑得不知所踪。
  我突然明白了,为什么李敏会那么准时到鹏程酒店来抓我和赵燕的现场,陈林不就在鹏程当保安吗?这两个天杀的,难道背着我还有什么瓜葛吗?
  “李强,你姐是和陈林一起跑的?”
  “是,我也是听我爸说的。陈林不是一直没结婚吗?见你们离了婚,他便乘虚而入,找上了我姐。我姐鬼迷心窍,就和他好上了。担心你找麻烦,就上外地自己创业去了。”

  “去什么地方了?”
  “我也不知道,还在找地方吧。”
  李敏和陈林跑了,这让我屈辱而且愤怒。恨不能立马找到他们,将陈林收拾了。
  “等着瞧吧。那一天让我找着了,我叫陈林你TMD好受!”
  对于李敏,我只有叹息,有人说,漂亮的女人往往智商有问题,这话真的深刻!

  日期:2011-08-11 07:55:28
  姐跟我说:“金刚,妈最近老是唉声叹气。”
  “她一直都这样。”
  “以前,那是为李敏迷恋打牌叹气。这次是为你离婚叹气。家里那么一大堆的事,一天到晚忙不休。我真怕妈的身体会出问题。”
  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让我快点找个老婆?那是没办法的。”
  “可以找个保姆啊。”

  “行,你去物色,只要妈满意就行。”
  几天后,我下班回家,彬彬兴奋地嚷着,“爸,家里来了漂亮的阿姨。”
  “是吗?”
  “在厨房里。”倩倩也丢下电视遥控,拉着我的手往厨房走。
  我在厨房门口站住了,一眼就看到一漂亮女孩正忙着给妈妈打下手。
  妈笑道:“小枚,认识一下,你金刚哥。”

  女孩抬起头来,脸上飘过一抹红云,“刚哥,你好……”
  “你好!”这大概就是姐找的保姆吧。
  “叫我小云吧。”
  晚上我跟姐姐打电话,“你在哪儿找来这么个保姆?”
  “第一印象如何?她叫尚云,今年十九岁,刚刚高中毕业,考大学差两分。家里太困难了,没法供她复读,只好出来做事了。”

  “不错吧,人漂亮、开朗、勤快。”
  “刚见一面,就有这么好的印象,我放心了。金刚,姐是还有个想法,如果你们谈得来,情投意合的话,你就讨了她做老婆。”
  “别糟塌了人家。一黄花闺女,你让人家当两个孩子的妈,太不地道。”
  “你别傻啊。”
  我就是傻,过了几天,小云给孩子讲故事,哄着孩子入睡之后,我跟她说:“小云,听说你只差两分就考上大学了。”

  “唉,没读大学的命。”
  “这样吧,彬彬和倩倩都上幼儿园,家里的事也不是很多。你呢利用空闲的时间好好复习,明年再考一次。考上了的话,刚哥供你读大学。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