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就去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楼主: 樵夫

离婚之后的随性生活  作者: 情色梦空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9-27 12:56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久闻大名,七星帮老大。”
  “这次你在太岁头上动土,伤了我的徒孙,祸闯得不小啊!”
  “哼哼,是你的人太岁头上动土。我的‘挖机帮’与你七星帮无怨无仇,井水不犯河水,干嘛来扰我的场子?”

  “哈哈,好一个‘挖机帮’,金帮主,我算认识你啦,你算个人物啊。”
  “当然没法跟你比。”
  “我观察了你几天,你当黑帮老大还嫩了点,当老二倒是适得其所。跟我干,怎么样?”
  “打住,做朋友可以,但当你的喽喽名免谈。”
  “好,我就交你这个小朋友。”

  后来有一天,他跟我说:“我投一百万让你扩大规模,你干不干?”
  “你有什么要求?”
  “我在世的话,二十年内我不问要一分钱。如果那天我不在了,你就把红利养活我老娘和妻儿。”
  “这是什么话?”
  “记住,这是一笔绝密投资,只有你我两人知道。”
  “你就不怕我吞了你的?”

  “你不敢,也不会,我相信你。”
  有了一百万,我的“公司”规模扩大了一倍。
  没过两年,长子就在一次与省城黑帮的火拼中出了事,被判了死刑。
  日期:2011-08-09 23:06:13
  第二次机遇是交了个朋友,也就是前面所说帮我了难的滔B,他父亲是公安局长。

  滔B姓蒋,比我大两三岁,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,就进派出所当了民警。
  他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角色,在学校里调皮出了名,“留校察看”好几回之后,总算混 了张高中文凭。披上公安的“虎皮”之后,表面上有所收敛,但,骨子里仍然是极其不安分。
  所谓物经类聚,人以群分,我们就在夜宵摊上喝酒认识的,而且一见如故。
  公安是比黑帮更危险的职业,滔B是出了名的冲锋在前的“英雄”。
  一天晚上,我们正在夜宵摊上胡吃海喝,突然远处一阵骚动,一看就是出了事。滔B顿时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,我也跟在他后面猛追。

  原来是出了杀人命案,公安正在追捕凶犯。
  我们斜插过去,堵在了凶犯的前头,准备一举擒拿。
  谁知凶犯手中有枪——土制的火枪,滔B一声断喝就扑上去,凶犯对准他就是一枪,说时迟那时快,我飞身一脚,将滔B踢开,这一枪,扎扎实实打在我的左臂上。
  没有我的一脚,滔B的九条命大概只剩一条了。
  我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,滔B天天守着我。他父亲和母亲也多次到医院来看我,感恩戴德。从此我和滔B便成了生死兄弟,他父母待我很好。
  第二次可没有那么幸运了,滔B在一次制止群体斗殴时,被人刺中的心脏,壮烈牺牲。
  滔B是家中的独苗,他的死让做父母的哀痛之极。我悲伤地服侍在他父母身边,后来他们认我做了义子。义父不仅为我联系业务,还陆陆续续地投进七八十万资金。
  我的公司又一次遇上了发展的大好机遇。
  后来钊子、钻子和板子几个兄弟也东拼西凑各自投了几十万,我的公司正式成为股份制公司,走上了正规经营的道路,一年到头,没有休息放假的日子。现在我当董事长兼总经理,钊子管业务,钻子管后勤。
  公司的发展让我倾注了全部身心,多多少少忽视了李敏。除了金钱上满足她,让她穿好玩好,精神上的交流实在不多。倩倩满周岁之后,她迷上了麻将。从小赌怡情,到大赌不服输送到桌上的钱不下三十万。我们开始了争吵,一动口就升温至动手。好像只有上床做爱的那些时间才是我们身心交融的时候。
  日期:2011-08-09 23:08:54
  赵燕的出现纯属偶然。

  赵燕是我初中的同班同学,也是我的初恋。
  花一样的容貌,花一样的笑声,深深打动了情窦初开的我。
  虽然才十四五岁,但我的身体已经发育得很好了,一米七的个头,英气逼人,完完全全是个男子汉了。懵懂顽童的我面对花一样的赵燕情不自禁地冲动了。
  用我最华丽的语言给她写了我人生的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情书。这倾注着我的爱情的书信没有打动赵燕,却激怒了我并不尊敬的班主任。
  也许在他们眼里,我就是一个调皮捣蛋、招是惹非的角色,书就不读,骚扰同学。
  除了痛骂,就是处分,我颜面扫地,一怒之下,发誓从此不再踏入校门半步。
  七八年过去了,初中同学聚会,其他人都到了,唯独不见赵燕。
  有同学说:“赵燕来不了,她老公重病住院,听说要截肢。”
  有同学说:“不得了啊,他们家本就困难,出了这么大的事,怎么办啊。”
  有同学说:“赵燕真是命苦。”

  有同学说:“要是赵燕当年接受了金刚的爱情,那现在不就过上富婆的日子吗?”
  有同学说:“金刚,你的梦中情人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得帮她一把,这正是再续情缘的好机会。”
  全班同学捐了五千元,我加了一倍,凑成一万,由我和几个同学去医院看她。
  再次见到赵燕,我没有了怨,只有怜悯。
  满脸的憔悴掩盖不住天生的美丽,更让人心疼。

  她的老公躺在床上骨瘦如柴,而水桶般肿大的两腿显示着病情的严重。她婆婆抱着不到两岁的孙子以泪洗面。
  同去的几个人都心情沉重。
  “什么时候做手术?”
  “钱不够,所以一直拖着……”话没说完,赵燕的泪水夺眶而出。
  我把钱交给她,“这是全班同学凑的一万块钱,手术费还缺多少?”
  “还要一万五。”
  “手术不能再拖了。”

  “是啊,医生说,再拖的话会危及生命。可是上哪儿弄钱啊?”
  “怎么不来找我?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好了,救人要紧,我回家去拿钱,你去跟医生说,马上安排手术。”
  回家,我拿了两万块送到了医院。

  赵燕的老公孙荃的命保住了,可两条腿只剩下几寸长的一截,自此要靠轮椅为生了。
  日期:2011-08-10 07:32:59
  孙荃出院的时候,我和钻子开着车送他们回乡下的家。
  赵燕的婆婆对前来看望的乡邻一个劲地感谢我,“要是没有金老板的大力相助,我家荃儿的命就没了。这辈子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他的恩德。”
  孙荃也拉着我的手,两眼含泪,“金总,再生之恩难以言谢……”
  “孙荃,别说这些。虽然没了两脚,但你一定要鼓起生活的信心,你还是家中的顶梁柱,你妈妈,你老婆,你儿子,没有你不行。懂我的意思吗?”

  “我懂,我会努力的。”
  回城的路上,钻子一直叹息,“你这个初恋情人的日子难过啊。”
  “是啊,家徒四壁,没有经济来源,几亩田谁来种?”让赵燕这个柔弱的女人去做田里的工夫,我实在不敢想像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