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就去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楼主: 樵夫

离婚之后的随性生活  作者: 情色梦空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9-27 12:58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很能理解他们夫妻,有次我回家时,小赖正好在,见我回家便起身要走。我拉住他,“住下吧,你们夫妻也难得相聚。”
  “金总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小赖不好意思地说。
  “那有什么,我们是差不多年纪的人,能理解。”
  小赖住下了,晚上夫妻恩爱自不用说。
  第二天我送尚云上学的时候,小赖也回工地。我偷看了一下胡凤梅,脸有春色。呵呵,女人真是需要男人的滋润啊。

  满一个月,我将工资给了胡凤梅,“这么久都没回家,你还是抽空回去一趟,孩子毕竟还小,妈妈不在身边,可怜啊。”
  “谢谢你。金总,你一大男人,心却很细。”
  “都是做父母的人啦。”我多拿了两百块钱给她,“给孩子买点吃的、玩的,算是我这个叔叔送他们的礼物。”
  胡凤梅感激万分地回家去了,回来的时候带来了一只鸡一只鸭。
  人与人之间,最可宝贵的是一份情谊,送人玫瑰,手有余香;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。

  李敏的父亲六十大寿,我带着孩子去拜寿。孩子好久没见妈妈了,我希望能让孩子和李敏见上一面。不料李敏并没有回家。岳父告诉我,“只打了电话回来,也没说他们在哪儿。唉,蠢货啊,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去漂泊流浪。”
  李强说:“姐夫,你也早点找个老婆,别让孩子老记着妈妈。”
  我的心里涌上一股怨恨,李敏太绝情了,这么久,孩子不打电话给她,她就一点也不牵挂孩子。如果有一天见到了她,我一定要臭骂她一顿。
日期:2011-08-13 09:03:21

  高考结束了,尚云解脱了,幼儿园也放暑假了。
  尚云和孩子们玩得更高兴了。

  不久,高考成绩公布,尚云上了大专分数线,她填了师专的志愿。
  不久,录取通知书到了,尚云终于成了大学生。
  我很高兴,办了桌酒席为她祝贺。
  那天深夜,我洗完澡上床睡觉,赫然发现尚云躺在我床上,身上只穿了内衣。
  我愣住了,也忘了身上一丝不挂。
  “小云……”
  “刚哥,我想做你的女人……”她满脸通红,娇羞不已。
  “小云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你肯定能找到比我更好的男人。”
  “你对我那么好,没有你,那有我的今天。我一辈子也报答不了你的恩情。”
  “我不要你感恩。你用这种方式来感恩,我不能接受。”
  “刚哥,难道你感觉不出我有多爱你吗?”
  “我可是离过婚的人,而且还有那么大的两个孩子……”
  “只要你爱我,这些都不是问题,我喜欢彬彬和倩倩。”
  无需多言,我扑到床上,抱着尚云一个劲地亲,吻得她娇喘连连,一身轻颤。我轻轻地褪去她的内衣,仔细地欣赏着她青春亮丽的胴体,吻遍她的每一寸肌肤……
  我轻柔而又是坚定地捅破标志她处子身份的那一层薄薄的膜,将她变成了我的女人……
  艰难的第一次,幸福的第一次,痛苦与快乐相伴,泪水与欢颜相映,肉体与灵魂相融。没有技巧,只有抽送、刮擦、碾磨;快感一波波袭来,高潮一浪浪涌现……
  我强力地忍耐,以一个温柔男人的爱抚着她。尽管没有恣意放纵的销魂蚀骨之乐,但浸润着爱情的爱抚一样让人陶醉。激情燃烧的最后时刻,我第一次在小云的身体注入了我生命的精华。
  我紧紧地搂着尚云,吻着她,“小云,让你受苦了。”
  “刚哥,做你的女人我太幸福了。”
  “我这条老牛吃你这棵嫩草,才幸福啦。”
  “刚哥,你能等我三年吗?”
  “当然,等你毕业了,我要牵着你的手,走进神圣的婚姻殿堂,走向我们美好幸福的人生。”
  “感谢上天,将你赐给我……”
  花儿开了,我们度过了二十多个幸福、快乐的夜晚。
  然后,我送尚云迈进了大学的校门。
日期:2011-08-13 09:14:32

  尚云走了,生活一下变得枯燥、空虚。连彬彬和倩倩也少了一份欢乐。
  虽然三天两头通电话,也难解相思之苦。我感觉自己生平第一次真正恋爱了。
  赵燕的孩子病了,在市医院治了一段时间,没有什么起色。
  孙荃跟我说:“急死人,可惜我行动不便,干着急。金刚,你帮我带孩子去省城的大医院看看吧。”
  我一口答应,开车载着赵燕母子去了省城。
  “赵燕,我们歇一晚,明早去挂专家号,怎么样?”
  “听你的。”
  在医院附近找个酒店开了房,病怏怏的孩子很早就睡着了。

  我和赵燕已经很久没私会了,彼此都很饥渴,也就早早上床。
  轻车熟路,我随心所欲,纵情驰骋,享受着赵燕肉体的饕餮盛宴。
  做了一次又一次,就像两个不知疲倦的孩子尽情的嬉戏。
  四点半我就起了床,去医院排队挂号。
  专家仔细诊断之后,说:“放心吧,孩子的病不碍事,吃点药、打点针就会好的。”
  我们感激万分,悬着的心也放下了。领了药,给孩子打了针,这才回到酒店。
  “金刚,你睡会儿,回家还得开几个钟头的车呢。”
  我倒在床上,一下子就睡着了。
  醒来的时候,发现赵燕正痴痴地看着我。
  “看什么呢?”我眨眨眼笑道。

  “看你呀。”
  “有什么好看的?”
  “好看。”
  “看够了吗?”

  “没看够,看不够。”
  “你呀……”我坐起来,在赵燕的脸上亲了一口。“我又想要了。”
  “真是的,孩子看着呢。”
  “我有办法。”
  脱光了下身,赵燕抱着孩子坐到我腿上,我将小弟弟刺入她的体内。轻轻地动着,孩子以为在玩游戏,“咯咯”地笑起来。我一手摸着她的毛毛和蒂蒂,一手逗着孩子,“宝贝,你知道妈妈和伯伯干什么嘛?”
  孩子笑着不说话,她嗔笑道:“讨厌,别把孩子教坏了。”
  我哈哈地大笑,“这也是给孩子做治疗啦,你看他笑得多开心。”
  孩子吃了一个星期的药,打了一个星期的针,彻底地好了。
  “专家就是专家,教授就是教授,真是妙手回首,华佗再世。”孙荃感慨着。
  “那是当然,见多识广,看得准。”
  “金刚,辛苦你了。”
  “谢什么。”我心想,享用了你老婆,这点事是我应该做的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