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就去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1057|回复: 62

离婚之后的随性生活  作者: 情色梦空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9-27 12:55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一次肉体和精神都出轨,就让老婆抓了现场,我TM算是倒了血霉了。
  那是午饭后,我将赵燕带到鹏程酒店的808房,刚进入她的体内正要大干一场,房门就被捶得怦怦作响,同时伴随着老婆声嘶力竭的吼叫:“金刚,开门!你这个天杀的,背着我搞女人!……”
  我们慌乱地穿好衣服,一打开门,老婆就冲了进来,我气不打一处来,对她吼着:“你嚎什么!”
  我话音刚落,“啪”地一声,她给了我一大嘴巴,然后像饿虎扑食一般奔赵燕而去。两个女人顿时扭在一起。

  “放开手!”我拽着老婆,将她们分开,“啪啪”给了老婆两个耳光,“疯婆娘,你干什么?”
  “你在外面偷人,你还打我……”老婆哭着冲出了房门。
  “赵燕,对不起……”我搂住惊魂未定的赵燕。
  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……”她推开我,抓过挎包,也跑了。
  我长叹一声,跌坐床头,点上烟猛抽。真倒霉,刚沾了点腥味,就让老婆逮住了。这个疯狂的女人不知要闹什么事来。
  我掐灭烟头,也冲出了宾馆,必须要在事情闹大之前,将老婆的万丈怒火给熄灭了。

  我开上车急急地往家赶,一到家门口,就听得屋内“哐当”的砸响,老婆正在家泄愤。
  我冲进屋,抓住老婆的胳脖怒吼:“你发宝啊!”
  “不过了,这日子没法过了!”她哭喊着,挣脱开,抓起椅子朝电视机砸去,好好的电视机一下就唏里哗啦了。
  “你有种!砸吧!砸干净好!”我不再拦她,叉着腰看着她砸。
  她砸累了,东西也砸得差不多了。伏在沙发上嚎啕大哭。

  “你嚎丧啊,这个家你也不要,还呆在这儿干嘛,滚,你给我快滚!”
  望着满地破碎的东西,我真是欲哭无泪。
  我茫然在站在门口,只见父亲急匆匆往家跑。
  “你们又吵架……”父亲上气不接下气在站到我面前。
  “你看见李敏了?”

  “她哭着回家去,我问她什么事,她说你偷人,还打她。是不是这样?”
  “是。这事你别管……”
  我话没说完,父亲就给了我一个耳光,“混蛋,你怎么是这样的东西!”
  我心头正窝火呢,“还不是跟你学的!”
  父亲一听这话,张大嘴怔怔地看着我。
  我猛醒失言了,赶紧扶住父亲,“爸,对不起,我口不择言,我该死。”

  “造孽啊……”父亲一脸的痛苦,“让彬彬、倩倩看见家里这样子……”
  “千万不要让他们看见……”
  “他们就要回来了。”
  我推着父亲出了家门,“爸,你和妈带孩子们先去姐姐家,等我搞好再叫你们回来。”
  父亲垂头丧气地迎着远处的妈和孩子们走去,我关上门,躺在沙发上生闷气……
  日期:2011-08-08 23:57:42

  一包烟抽完了,我起身上楼找烟。
  钊子和钻子两个人推门进来,一看屋内的情景,吃了一惊。
  “金刚,又跟敏姐打架了?”
  “唉……”我长叹一声,回到沙发上,“这日子TM没法过了。给我来根烟。”
  钊子掏出一包烟丢给我,“又是什么事,把东西砸得稀烂?”

  “我跟赵燕去开房,TM不知怎么让她晓得了。”
  “敏姐也真是,不至于这样吧。”钻子摇头叹息,“钊子,来,帮忙收拾收拾。”
  爸妈也回来了。妈一见满地破碎的玻璃杂物,心疼得掉下泪来,“造孽啊……”
  好不容易,将砸烂了的电视机、冰箱、洗衣机、空调柜机、茶杯、碗碟……清理出去,堆在了园子里。
  “金刚,是不是叫板子来一下?”钊子说。
  我点点头。不久,板子就带人来了。

  “金刚,这李敏也太疯狂了吧。”板子看着园子里那些破烂的东西感慨着。
  “少啰嗦,缺什么你就补什么。”钻子说。
  “行。”板子是开电器城的,不大工夫,一车电器就运来了。
  “金刚,这些东西我给你运走吧。”
  “别,明天还得让她父母兄弟看看……”

  将电器安装调试好,钊子又出了一趟超市,将碗碟杯盘买了回来。
  “走,一起去吃饭。”钻子说。
  “你们带我爸妈去吃,我没味口。”我一个劲地抽烟。
  “你好歹吃点,不然,叔叔婶子怎吃得下?”
  吃过饭回到家,彬彬打电话来了,“爸,怎么还不来接我们,妈妈的手机也打不通。”

  “爷爷奶奶就来了。”我放下手机,“爸,妈,你们去姐姐家,别让孩子回来。”
  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爸闷声闷气地问我。
  “离婚!”
  “离婚离婚,彬彬、倩倩怎么办?”
  “我养啊,李敏,滚TMD的蛋!”

  “你们两个不让人省心的东西!”爸忿忿地走了,妈也跟了出去。
  我知道爸妈对我和李敏一直就不满,望着他们的背影,我心里泛起一股酸楚。
  不久,姐姐和姐夫赶来了。
  姐姐气就不打一处来,“两个冤家,天生相克!金刚,你找李敏的时候,我就说过你们不合适。你不听,就是李敏好,好得不得了。不听姐的话,怎么样?看你们结婚这七年,吵过多少次,打过多少回?……”
  我痛苦地打断姐的话:“我心在滴血,你还撒什么盐?”
  “离,趁着还年轻,离了清净!”
  姐夫拉着姐的手臂,“你少说两句不行啊……”
  钊子、钻子、板子三个铁哥陪我抽烟喝酒到深夜,借酒浇愁愁复愁,我醉得一塌糊涂。
  日期:2011-08-09 00:01:02
  第二天,岳父岳母、两个舅子跟着李敏上门来了。
  我把公司的法律顾问陈律师也叫来了。
  “李敏,我们离婚吧。”我叹了口气。
  岳父说:“金刚,错在李敏,这我都知道。你能不能消消气……”

  我打断他的话:“爸,这是我和李敏之间的事,你就别……我和李敏确实是性格不合,你们也看到了,结婚只有几年,吵了不知多少次,架也打过不少。你看这一次一点小事,她砸了多少东西?在乡下至少可以起栋两层楼的红砖房子了……”
  “小事?偷人还是小事?哼!”李敏忿忿地说。
  “有什么大不了?这偷人也是你逼的。”
  “胡说八道,我怎么逼你了?哪一夜你要我没给你?”
  “我懒得跟你讲。你TM天天守在牌桌上,牌艺不精,只会输钱,而且越输你越打得大,你就像吃毒一般,劝都劝不住……没什么好说的,离婚!”
  “离就离,孩子我要。”

  “你想也别想,就凭你能把孩子教育好?”
  “我十八岁嫁给你,你要赔我青春损失费。”
  “要多少钱?”
  “五十万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